主办: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事考试中心  协办:  赤峰人事考试信息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主页 > 通知公告 >

中山大学硕士长沙开摩的,摩的这个职业怎么样

2021-10-13

最近,社交平台上一名说着英语的摩的师傅有点“火”,两条视频的点赞数破万,其一条的点赞数已经破了6万,这个社交账号为“杜涛涛老师”的人名叫杜杨,他在个人简介中给自己打上标签:英语专业毕业、中山大学硕士、大一过6级、裸考过专业8级、英语素质迎合高能突破专家……


而现实中的杜杨,生活远没有标签那么光鲜,半个月前失去一家英语教培行业的老师工作,这让他面临着新的人生选择。

中山大学硕士长沙开摩的,摩的这个职业怎么样

有一次,在街头偶然被人误会成“摩的师傅”后,他真的就当了摩的师傅,他并不指望着能靠这挣多少钱,而只是把它当成过渡期的一种生活方式。


虽然“改行”成了摩的师傅,但杜杨心中仍没有放下英语,他拍了几期说英语的短视频,反响都还不错,也有质疑和调侃,他都一笑置之。对于未来,杜杨并没有太多打算,只是觉得:如果能够靠拍短视频歪打正着,也不是件坏事。


一次误会让他成了摩的师傅


10月8日下午2点,刚送完小孩上学的杜杨戴着头盔、骑着电动摩托车,出现在了长沙雨花区红旗路。“送完小孩后,我和其余摩的师傅一起,在路口等待乘客,待会下午4点又得去学校接孩子放学。”杜杨的小孩在附近小学读二年级,学校一般在下午5点半放学,但周五会早一些。


半个月前,杜杨还是一所教培机构的英语老师。9月23日,他与其余几名同事在培训场地将桌椅搬空,开始面临人生新的选择。“在搬桌椅的时候,是一种很迷茫的状态,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。”他说,生活从那时起,一下子闲了下来,让他感觉有些不太适应。

中山大学硕士长沙开摩的,摩的这个职业怎么样

中秋节前几天,他在学校门口接孩子放学时,随便靠在了路边停着的一辆电动车上。这时有人走过来,对着他喊:“师傅,走不咯?”原本只是一场误会,却让杜杨思考起来:生活不能一直闲着,还是跑摩的吧。至于为什么不选择跑网约车或者外卖,杜杨只是觉得“太麻烦了”。


于是,他找人打听,以每月500元的价格在租赁站租来一辆电动摩托车,开始了跑摩的的生活。“没有说一定要通过跑摩的赚多少钱,更像是一种过渡期的生活方式。”每天上午,他会在外跑三个小时,之后接孩子放学回家吃饭,在下午晚高峰时又会出去跑几个小时,“生活比之前自在很多,时间都是自己来掌控了。”


边跑摩的边观察城市


今年38岁的杜杨,本科就读于湖南文理学院,读的是英语专业。“当时是被调剂的,英语一开始并不是我的特长,但我想既来之则安之,还是想好好学好。”课余时间,他开始去图书馆看外文刊物,尝试着不去死记硬背单词,慢慢琢磨后,杜杨在大一时就考过了英语六级,之后还考上了中山大学国际经济法专业。


从事教培行业时,杜杨很忙,“之前是为了苟且的物质生活而生活,现在有更多的时候追求诗和远方。”此前,杜杨的小孩一直报的托管,自从开始跑摩的后,他没有继续报托管,而是自己接送小孩上学、放学。每天早上,他还会为孩子准备牛奶、面包等早餐,“都快成半个奶爸了”。


如今杜杨也有更多时间去观察长沙这座城市。“国庆前的一个中午,定王台附近上来了一名女性乘客,她说要去湘江中路地铁站边上。”杜杨把对方送到目的地后,才得知这名女性是过去直播的。“我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直播内容,发现她们在搞‘pk’,她还挺投入的,和刚上车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子。”在杜杨看来,这样的行为有些“疯狂”。


还有一次,杜杨在骑车经过湖南米粉街时,发现很多游客在背景写着“长沙”的一面大墙上拍照,他有些不能理解,但觉得这样的场面挺新奇的。于是自己也受到了一些启发,决定在社交平台上试试发短视频,看能不能“火一把”。


在社交平台上成了说英语的摩的司机


虽然跑起了摩的,但他没有放下英语。给账号取名为“杜涛涛老师”,他说自己的本名没有记忆点,“杜涛涛”更能让人记住。


在最新的视频中,除了凸显“摩的司机”这个身份外,杜杨还会说上一段英语口语。国庆前夕,他送一个乘客途经橘子洲大桥时,萌生了去橘子洲的想法。站在橘子洲上,杜杨地取材,用英文读了《沁园春·长沙》,他说,这是临时起意。这条短视频也是他最火的一条,点赞数破了6万。

中山大学硕士长沙开摩的,摩的这个职业怎么样

目前,杜杨的粉丝已经有1.7万且在稳步增长,很多人在评论里给他点赞,甚至表示崇拜,但有些说他的英语“带口音”。杜杨并不在意,“全世界那么多人都在说英语,有印度口音,也有巴基斯坦口音,不一定每个人非要说正统的女王口音,正是因为这样,我们才会保留自己的特色。”


对于未来,杜杨还处于迷茫阶段,有商家通过社交平台联系过他,他也尝试着在社交平台上卖了几件商品,但他感兴趣的还是成人教育培训这块。结合自己目前发的视频,如果能够借助社交平台“歪打正着”,也是一件好事。


相关文章:

摩的这个职业怎么样


有人说:“摩的是马路杀手,是公路上的害人之马。”有人振振有词:“摩的是社会上的不安定因素,是影响交通秩序的高危群体,应该加以整顿和打击……。”


摩的是活跃在城乡的一支不容小觑的有生力量,为缓解城市和农村的交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特别是交通拥挤堵塞的高峰期,摩的以其灵活自如,穿行在大街小巷之中,为广大的城乡居民提供了出行的便利。有一句口头禅:“要想快,坐摩的。"


摩的是一群生活在社会中的弱势群体,主要由农村务工人员,城市下岗职工和打工富余人员组成。遍布在城市各个交通路口、娱乐场所以及人流量大的火车站和汽车站。在狭缝中求生存,在歧视中求发展。风里来,雨里去,为了养家糊口,头顶烈日,脚踏风火轮,风雨无阻,酷暑严寒照样奔驰在梅山大地。摩的的艰辛,无法想象,难以言表。其中的酸咸苦辣涩非常人可比,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有切肤之痛和感慨万千。有些事,一辈子都难以淡定,真的是不堪回首。


单位改制被下岗,为了生存,我从事摩的已有十多年,风雨飘摇,几经风雨,往事历历在目。凡是跑摩的有一本心酸史,都知道当年社会风气不好,车匪路霸横行。因而有“三怕"和“四不跑"。一怕“做业务",二怕抢车,三怕出租办。泥巴路不跑,偏僻的地方不跑,深更半夜不跑,不熟悉的地方不跑。一说起三怕,就让每一位摩的心有余悸,噤若寒蝉。


有一天晚上,天下着濛濛细雨。我搭乘一个年约20多岁的小伙子去北渡老乡政府。当年这条路是年久失修,坎坷不平,坑洼遍布。当我返回的时候,由于光线太暗,能见度低。一不小心,便从一个烂泥坑中穿过,随着摩托车车身的颠覆,所搭载的小伙子正在接打电话,随着惯性,他的手机落到地上。


停车捡起来一看,手机屏幕出现了几道划痕。这时候他脸色一变,凶相毕露。伸手抓住我的胸膛,恶狠狠的说道:“我的手机摔烂了,你得赔我的手机。我的手机是苹果牌的,价值几千块。"我甩开他的手,回答道:“手机是在你的手上掉下来的,刚进入这段烂路的时候,我就叮嘱过你,叫你不要用手机,要用的话,也要特别小心。”他强词夺理的对我大吼道:“谁叫你不看着地面行驶,这么大个坑你要不避开。我不管那么多,你得赔我。"我一听他横蛮不讲理,也大声说道:“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不能取闹。你凭什么要我赔?"他一听我这么说,挥拳朝我击来。我把头一偏,从摩托车飞速跳下,眼疾手快的用力的抓住他的手说道:“兄弟,君子动口不动手。如果动手,你占不到什么便宜,不要自求其辱。"他见我有几下,也就软了下来。对我说道:“师傅,这个手机反正是在你的车上掉下摔烂的,多少要负点责任。”几经谈判,最后我赔了他几百元而了事。


当年出租办为了对付摩的,什么样的伎俩都施展出来了,什么样的高科技产品都拿出来了。跟踪、蹲守、钓鱼、隐藏、暗访、守株待兔……。什么对讲机、摄像机等等,把抓罪犯的各种手段都施展出来。对于搭乘摩的的乘客,是威胁、利诱、哄骗……。只要签字画押,便大功告成。一想起这些往事,就让人不堪回想,怒火中烧。


一个夏天的清晨,我突然心血来潮。炎热的夏天的清晨是凉爽的,应该有客源。于是我驾驶着摩托车,刚到南门湾菜市场的门口〈也就是永兴街菜市场〉,车未停稳,只见公交车停靠点的牌子下面,一位年轻的少妇在喊道:“摩托车、摩托车……”。我一见,加大油门,停在她的面前说道:“靓妹,去哪里?",“去天华广场搭四都的班车。"我一见她大包小包的,赶紧下车,把她的行李固定在后座上。


早上,街上行人稀少,一路疾驰,转眼便到火车站。这时,猛然,只见车站门口一个同行用力挥手,大声喊道:“中巴车后面有出租办的强盗,快掉头。"我一听,心感不妙,想掉头就跑。谁知此时此刻从中巴车后面一下子冲出十几个出租办的人,把我团团围住,取的取车钥匙,拽的拽后座上的女乘客。我当时急傻了眼,用力用双脚撑住摩托车,双手紧紧地抓住车头。谁知他们人多势众,拉的拉手,拖的拖脚,把我从车上硬拽了下来。把我的双手用力的反绞在背后,把我拖到了他们的车上。这时候,只见那个女乘客已经下车了,我知道这次是在劫难逃了。这位女乘客已经被他们威逼利诱说服了,拿到了非法载客的证据。


我记得那个为首的姓卢,是带队的队长,快要退休了。他们把处罚单往手上一甩。我当时由于用力挣扎,手机也不知去向。我立马追向他们,拉住那个姓卢的手不放,要他们赔我手机。他们一见我一幅鱼死网破的态势,把我又拉上了车,威胁道:“你再无理取闹,我们现在就把你送进派出所,以妨碍执行公务罪拘留你半个月。”我很委屈的道:“你们把我的手机弄丢了,我要你们赔我手机。”这时候,那个姓卢的队长对我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这是在敲诈,谁知道你的手机是在哪里丢的?你再胡说八道,我们就以诈骗罪论处。"当车行驶到新化宾馆的时候,把我赶下了车。望着绝尘而去的车,我欲哭无泪。悲愤欲绝的仰天长叹:“世道不公,天理不容。何时还我弱势群体的公道?何时才会有我们的出头之日?”,我迈着沉重的步伐,艰难的回到家。这次的结果被处以100O元的罚款,另加60元的停车费,丢了一部手机,损失惨重。


摩的生存的环境是非常恶劣,人为的因素更是让人胆颤心惊,不可思议。那些坐车不给钱的,其手段是何等的高明和卑鄙,还有坐霸王车的,更是让人……。区区几块钱,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嘴脸是多么丑恶。


有一天晚上9点多钟,我送一个人去黄泥坳,返回来的时候,一个年约三十多岁,穿着光鲜,手拿皮包的男人拦住我的摩托车,对我说道:“师傅,去石冲口多少钱?"我回复道:“你去石冲口什么地方?"他说:“就是原来的老石冲口派出所。"我便对他说:“这么晚了,去石冲口要30块钱。”他和我讨价还价地道:“25元钱你去不去?"我思考再三,觉得25钱去石冲口,应该可以,路程又不远,只是时间太晚了,怕节外生枝……。"


他见我在犹豫,就热心的对我说:“石冲口又不远,如果速度快的,几十分钟就能打回转,白天我们去石冲口,最多20元块钱。”我一见他说得有理,决定跑这一趟。


上车后,这个人非常善谈,谈他的创业史,谈他的发家史,谈他如何混迹江湖,与三教九流称兄道弟。我一直没有哼声,由他胡吹乱说。不知不觉就到了石冲口。谁知他下车后,拔脚就走。我一见便说道:“老板,你还没有付车费钱?"


这时候,他脸色一变,目露凶光地对我说道:“想要车费钱?你也不去打听打听,我罗爷坐车从来没给过钱,今天老子坐你的车是瞧得起你。你给我马上滚,尽早在眼前消失。否则的话,叫你有好果子吃的。"


我一听,今天晚上撞着了一个坐“跑车"的主,这是一条恶毒阴险毒辣的难缠的地头蛇。车费钱肯定是要不回来了,于是我掉转了车头,停下对他骂道:“你就是一个挨千万的流氓恶棍……。”他见我骂得如此难听,回身就追。我加大油门,边跑边骂扬尘而去。


摩的是一群生活在天地之间庞大的群体,其足迹遍布大街小巷。下雨天,一片汪洼,溅起的泥点让全身的衣服污渍斑斑;晴天,一路扬起的尘埃全身沾满灰尘,浑身脏兮兮的。下雪了,别人都在欣赏飘飘洒洒的雪花,稍有文采的,便诗兴大发,吟诗做对。而摩的,迎着满天的雪花,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地行驶在街道上,稍不留神,车就会翻倒在地上……。炎热的夏天,摩的脚踏风火轮,一身汗水的奔驰在千年梅山古城。汗水浸湿了衣裳,一身的汗臭味让人避而远之。特别是在狂风大作的暴雨天里,狂风席卷起摩托车晴雨伞,车身不稳,让人心惊肉跳。


随着多年的闯荡,“一日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”摩的是一个高风险的行当。人们都说:“汽车是铁包人,摩的是人包铁。"摩的如果车速太快,风险系数就越高。一块水果皮,一颗小石头就会酿成大祸。如果遇到意外,不幸翻车,碰到讹诈的,会让你苦不堪言,只得“破财消灾”。但好人还是占多数的。


在一个傍晚的下雨天,昏暗的路灯若影若现。我从南门湾搭乘一位面容姣好的中年妇女去跑马岭。从原来的糖果糕点厂对面一条陡坡小路下去,直行50米往右转到一个小院的家属区。谁知下雨路滑,光线太暗。不知道此地有一条排水沟。摩托车前轮瞬间陷入到排水沟之中,导致整个车体快速打转,我用力的想稳住车头,但还是于事无补,车头碰到院墙。“啪"的一声响,车翻了,我和后面的妇人沉重的倒在地上。


我赶紧爬起来扶起她,很急切的问:“没摔着吗?受伤了没有?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吗?"这时候,院内一下子冒出许多人来。有一个热心的精壮的男人帮我扶起摩托车,对我说道:“你怎么不小心呢?这么一条沟你也没有看到吗?你把人家摔倒在地,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,看受伤没有?"


我很感桕的道:“送医院经常出现这是应该的,这是我必须要做的。”中年妇女一听我言辞诚恳,态度端正。便起身跳了几下,感觉身无大碍,便对我说道:“你们跑摩的也不容易,赚的是血汗钱。我呢也不是讹诈之人。你把电话号码留下,我把你的车牌号用手机拍好照。如果明天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,此事也就算了。"我一听她这么说,便对她说道:“美女,我看我还是给你200元作为补偿费好吗?"她一听,没好气的对我说道:“你以为我是要你的钱吗?只要过了今天晚上,没有什么事就算了。你以后跑车要小心点,如今的世道:赚钱的不费力,费力的不赚钱。"说完,便和院子的人一同消失在屋门口。


以摩的谋生的人,也有七情六欲,也重感情,讲义气。协调能力相当强,在出租办和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横行霸道的时候,一有风吹草动,便互通消息,相互转告。如有危难之处,伸出援手,互相帮助,团结一心,共度难关。当年曾经发生过几次和出租办大的风波,闻风而来的摩的如一股铺天盖地而来的滚滚铁流,这就是最好的见证。


我们南门湾有一个叫黄青松的摩的常常自嘲:“我们是一群自由职业者,不服天管,不服地管。交警我们惹不起,但我们躲得起;出租办他有政策,我们就有对策。光脚不怕穿鞋的。我们赚点小钱,喝点小酒,打点小牌……。"


摩的是一个巨大的群体,大家待客的时候,各种笑话、黄话、粗鲁话,让人捧腹大笑。聊天、侃大山、各种典故,让人其乐无穷。如果想去外面看看风景,实行的是AA制。一声吆喝,十几辆摩的风驰电掣,扬起一路尘埃……。


摩的,遭遇太多的误解和别人的歧视。有的人认为摩的就是一群下等公民,衣冠不整,唯利是图。


一个寒冷的冬天,南门湾沉浸在冽冽寒风之中,街上行人稀少。5点多的时候,随着下班的人群和车流,南门湾逐渐热闹起来。我正和几位同行在南门药店门口的人行道上,待客上车。正当我们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,突然一声苍老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:“去肉食品公司。"我回头一看,是一位头发已白的老者,只见他一手拿着一个黑色的小公文包,一件灰白色的披着毛领的羽绒服。我从反光镜中瞧着他坐好,便启动车子,换挡起步加油,打开左边转向灯,一气呵成。


当我返回经过红绿灯路口时,从对面而来的一位摩的对我说道:“你后面有一个黑色的公文包,快要掉下来了。"我一听,满脸疑惑,赶紧靠边停下,伸手一摸,果然是一只不大的黑色的公文包,我顺手便塞入摩托车专用的工具箱内。由于当天生意特好,直到8点多钟才收车回家。正当我清点工具箱内的零钱时,突然想起还有一只捡到的公文包。于是我赶紧回家,打开公文包,看到里面的身份证,还有一个电话号码本。我马上按照身份证上的名字查看电号码本上的电话号码,对号入座。便拨通了电话,我对对方说了此事。他叫我马上送过去,告诉我说当他发现包不见了,心急如焚,立刻租车到南门湾,没有发现我的踪影,又去派出所报了案。我一听,饭也顾不上吃了,骑车赶到肉食品公司家属院内。我稍微等了一下,老者引着一个老太婆带着一个小孩下来了。我迎上前去对他们说:“老人家,实在对不起,让您着急了。只是今天下午的生意太好了,耽搁了,望谅!”边说边把包还给他。


谁知他包一到手,迅疾地递给身后的老妇人,双手突然的用力的抓住我的手,脸上满是不屑之色。大声的怒喝道:“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把包给我送过来?是不是想据为己有?你这是偷盗行为。我已经报警,我要把你送进派出所,以盗窃罪让你蹲班房,吃牢饭。"我一听,不由怒火中烧,用力的甩掉他的手,指着他的面孔怒吼道:“你什么东西,好心当做驴肝肺。你这是安的什么心?我在后座捡的包,好心好意给你送过来。你不但不致谢,还血口喷人……。”他一见,急忙后退三步,声色俱厉的说道:“你不要乱来,你还想打人吗?今天晚上你如果打了我,叫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
我一听又气又恨地吼道:“打你怕脏了我的手。你说要去派出所,我陪你去,叫派出所的警察调出沿途的录像资料,一查就明。到时候告你一个诬陷罪,看谁去坐大牢,呷牢饭。”旁边的老妇人扯扯老者的衣袖,劝说道:“息人之处且息人,冤家宜结不宜解。何况人家把包给你送过来了,你又没有丢什么东西,何必呢?”他一听,一张老脸拉得老长,口沫四溅地怒骂道:“你给我住口,你胳膊往外拐。安的是什么心?图的是什么利?他要和我打官司,谁怕谁?想当年我在肉食品公司呼风唤雨,一个唾沫一个钉,谁不尊重我某老头子,谁不喊一声某支书。”


我一见他狂妄自大,自吹自擂。翻起过去的老黄历,不屑道:“一个小小的肉食品公司的支书,摆什么谱?充什么头?有什么了不起。”老头一听我的话,满脸疑云对我说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这么大的口气,敢对某大人不恭。”我怒极反笑道:“什么某大人?你就是一个小人,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。我告诉你,我姓伍。我父亲是伍某某,二十岁就当上了七区的区长,当过轻工局长,财经委会当家副主任,县革委五人领导小组人员之一。80年初担任县商业局长兼党组书记。和我父亲比,你算老几,妄称老大,也不知羞耻。"


他一听我说出我父亲的和职务,又仔细的看了看我的面容,对他身边的老妇人说道:“老卿,他真的长得和伍局长蛮像。原来是伍局长的公子,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。”说完,语气软了下来,满脸堆笑的向我道歉道:“小伍,真的对不起。此事错在怪我,是我不明事理,请你务必原谅你方叔叔好吗?"接着又很感激地说道:“你父亲对我有知遇之恩。当年是你父亲力排众议,大力举荐我担任肉食品公司的支书的。那时候我还很年轻,身上的缺点也较多,又远在边远山区的食品站工作,要进城工作比登天还难。我从内心真的非常感谢你的父亲。”然后又关切的盯着我问道:“你怎么在跑摩的呢?你的父亲应该有能力把你安排一个好的工作单位的。"


我一听反唇相讥道:“共产党的干部如果个个像你一样,恐怕要改变颜色了。我父亲是一个清官,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。"说得他连连点头。这时候,他从裤兜里摸出四百块钱,塞到我的手上,诚恳的对我说道:“小伍,我今天非常感谢你,帮我捡起收起的公文包,又马上给我送来。一点小意思,略表心意,恳请笑纳。"


此时此刻,我的气也消了语调平和的对他说道:“某老,无功不受碌,这是我应该做的,也是我们每一个人必须要做的,您的心意我领了。这些钱您自己留着吧。”说完,丢下目瞪口呆的老夫老妻俩,扬尘而去。


历史是一面镜子,时间是最好的见证。不管你是高官富商,还是平民百姓,其中的人生经历,让你五味杂陈,让你心生感慨。摩的也是人,他们肩负着家庭的重担,依靠自己的辛勤劳动,撑起一片天。为了生存,为了养家糊口,不得不奔波劳碌。整个社会,应该尊重他们,应该关心他们,应该理解他们,给他们关爱和温暖。给予他们公平、公正、平等的生存权………



来源:潇湘晨报记者满延坤摄影记者金林长沙报道 伍义夫 楚天新视界